辦公室外的同事們正八卦的起勁兒。

囌輕戈的辦公室房門就開啟了。

囌輕戈擡手將襯衣的衣領拉高了一點,殷墨書的手上還替她拿著她那條淺米色的圍巾。

邊走,邊說: